實時滾動新聞

大港股份業績“跌跌不休” 旗下地產業“開始大逃離”?

2019-12-03    中國質量萬里行    雷玄 王志    點擊:

  地產業“強者恒強”格局在逐步加強,硬幣的另一面是諸多小型房企在逐步“逃離”。

  截至今年10月底,房企破產已超400家。更為隱蔽的是,還有不少房企深陷“虧損”正于艱難中謀求轉型。破產、逃離,儼然已成為2019年地產業關鍵詞之一。其中,大港股份當屬今年“逃離”地產業的典型代表。

  長達兩年業績“跌跌不休”后,大港股份選擇剝離地產業務,但這并不意味著上市公司已找到破除“虧損”的命門。

  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告訴《中國質量萬里行》,從大港股份出售地產業務可以看出,其自身并不看好旗下地產類業務的長遠發展。因為,小型房企規模化訴求一般較小,更多的是會考慮如何生存下去,以及后續戰略轉型的問題。除非是地方龍頭性或者有著獨特資源優勢的小房企,一般來說,未來5-10年,小房企會面臨大概率的被淘汰現實。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也表示,行業集中度的提高,現今小型房企普遍面臨拿地機會不大,融資能力偏弱的問題,加上公司內部沒有反思,這些都會影響企業相應經營。

  業績“跌跌不休”

  一紙業績預告,提前宣告了大港股份來年將被“帶帽”的命運。

  11月22日,大港股份發布2019年業績預告,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虧損4億元-4.5億元(未考慮商譽減值影響)。這已不是大港股份第一次發生虧損,早于2015年上市公司就曾虧損0.18億元。而過去的1年,虧損值更是高達5.7億元。

\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有關規定,上市公司最近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連續為負值,股票將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大港股份將業績變動原因歸結為“公司測試業務毛利下滑較大,財務費用增長較快,房地產銷售毛利下降”等。據其2019年三季報披露,單是集成電路業務板塊,旗下子公司江蘇艾科半導體有限公司(下稱“艾科半導體”)、上海旻艾半導體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旻艾”)凈利潤合計虧損就達1.48億元,占比三季度業績虧損值的51.57%。

  將時間推至2016年6月,大港股份以“現金+股份”支付的方式,作價10.8億元,收購艾科半導體100%股權,將業務由之前的“房地產+物流及化工服務+高科技及節能環保”拓展至集成電路測試服務領域。值得一提的是,這一交易是上市公司業績連續3年出現下滑情況下進行的。

  現在看來,進入集成電路測試服務領域并非明智之舉。即便在收購當年,該業務為上市公司貢獻了2.36億元的收入,在營收中占比17.25%;并貢獻了1.05億元的凈利潤,進而使得大港股份實現“扭虧”。2017年,集成電路業務在營收中占比進一步升至37.66%。彼時,大港股份營收和業績已經出現雙雙下滑。此外,這筆收購也形成了5.72億元巨額商譽。

  2018年,艾科半導體發生了0.99億元的虧損。上市公司對上述收購計提了2.45億元商譽減值,在該年度虧損中占比42.98%,這也意味著去年的大虧損有四成要歸因于此。可謂自己埋的“雷”,含淚也要吞下。

  地產業“大逃離”

  而大港股份另一主營業務房地產業早已如風中蘆葦,危如累卵。

  2015年,除租賃、商貿物流及服務業外,上市公司以房地產為首的其他六大業務線條在營收方面均出現大幅下滑,進而導致業績虧損。次年,大港股份便開始了業務剝離,硅片及太陽能組件業務被“放棄”。2018年,混凝土銷售、加汽塊銷售相繼被剝離。直至今年,房地產業務也沒能幸免。

  10月19日,上市公司發布公告,以“優化產業結構, 盤活資產, 加快資金回籠”為由,擬將所持房地產全資子公司江蘇大港置業有限公司(下稱“大港置業”)100%股權和鎮江東尼置業有限公司(下稱“東尼置業”)100%股權轉讓給鎮江新區保障住房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并將兩公司部分應收債權合計5.04億元轉讓給長城資產。其中,股權轉讓價為5179.39萬元,債權轉讓對價5億元。

  據其披露,近年來,上市公司房地產業務由公司本部、大港置業和東尼置業3個主體實施。大港置業成立于2013年2月,2017年就陷入“虧損”狀態,實現凈利潤-1751.38萬元。2018年、2019年1-7月又分別虧損5863.99萬元、3829.09萬元。東尼置業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期內,分別虧損968.63萬元、790.97萬元。

  通過上述股權、債權轉讓,大港股份計劃逐步退出房地產業。

  “逃離”或許是無奈之舉。早于2007年8月,大港股份就憑借逸翠園項目進入房地產領域。2009年、2012年,分別將業務拓展至商品混凝土、新型建材等領域。2013年,通過大港置業正式進軍商業房產。只是10余年過去,上市公司仍僅偏安一隅于鎮江。

  隨著萬科、融創等頭部房企進入鎮江,市場競爭加劇。再者,2018年鎮江執行“限價”,上市公司部分項目定位不準,這些都促成了大港股份在房地產業大潰敗。即便上市公司采取降價銷售、贈送車位等方式讓利于購房者,但項目去化速度仍較慢,用大港股份的原話來說就是“市場接受度低于公司預期”。

  迫于去化“道阻且長”,過去1年,大港股份對存貨計提了5603.26萬元的減值。截至2019年三季度,上市公司仍有13.66億元的存貨,在流動資產中占比36.18%,較之2018年上升了0.73個百分點。將這些與大港置業、東尼置業的出讓聯系起來看,上市公司地產業可謂“成也鎮江,敗也鎮江”。

短期償債壓力巨大

  業績潰敗在資本市場上反映最為直接,百億市值縮水,大港股份用了不過兩年。

  自打2019年10月末以來,上市公司股價一直處于“破發”狀態。截至12月2日,大港股份收盤價4.91元/股,市值僅為28.5億元。在這之前,上市公司股價還歷經了比這更加糟糕而漫長的“萎靡”。從去年8月至今年3月上旬,深陷破發半年之久,創下上市后記錄。

  兩次破發期間,上市公司于今年5月以1.79億元的代價,完成了對蘇州科陽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科陽光電”)65.5831%股權的收購。通過收購,集成電路業務由單一測試服務轉變為封測一體化。在這一利好下,上市公司股價一路串升至10.25%元/股。

\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而2016年那場收購,上市公司股價更是一路上揚至23.18元/股,市值登頂最高光時刻134.52億元。但歷史已反復證明,收購帶來的利好會在之后的虧損中蕩然無存。收購艾科半導體如此,科陽光電亦如此。

  值得注意的是,大港股份募集資金投入的測試產能擴充項目均處于虧損中。據其2019年中報披露,鎮江市集成電路產業園建設項目、上海集成電路測試研發中心項目分別已累計投入金額3.74億元和3億元,期內相應實現效益-2592.09萬元和-2290.15萬元。

  需要上市公司警惕的是,應收賬款高企。截至2019年三季度,大港股份應收賬款為10.25億元,在營收中占比153.95%。同期內,上市公司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分別為16.01億元、3.21億元,而其貨幣資金僅為9.61億元,單與短期借款之間就存在著6.4億元的缺口。

\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choice、《中國質量萬里行》整理

  對于今后將如何來解決短期償債問題,大港股份相關負責人對《中國質量萬里行》表示,大港置業、東尼置業100%股權及部分債權的轉讓,可使公司回籠5.5億元資金,用于償還銀行貸款。此外,公司會多渠道地采取一些措施回籠資金。

  只是如果將上述數據在往前推兩個會計年度,就會發現巨大的短期償債壓力,從來不曾離開過大港股份。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东方6加1一等奖 福彩3d和值推荐今晚 今日股票指数 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 快三官网 股票融资账户杠杆 河南11选5开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任选一人工计划 海燕博彩论坛 福彩欢乐彩手机版下载 广东好彩1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移动股票行情查 极速11选五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 东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河北排列7开奖 佳永配资合法配资平台排名